Author: 冷沁如风 | Category: 心情私藏 | Views: 3289
2010-07-01 /

经典的故事-人生道理<八>

Font Size: Large | Medium | Small
早年在美国阿啦斯加地方,有一对年轻人结婚,婚后生育,他的太太因难产而死,遗下一孩子。

他忙生活,又忙於看家,因没有人帮忙看孩子,就训练一只狗,那狗聪明听话,能照顾小孩,咬著奶瓶喂奶给孩子喝,抚养孩子。

有一天,主人出门去了,叫它照顾孩子。

他到了别的乡村,因遇大雪,当日不能回来。第二天才赶回家,狗立即闻声出来迎接主人。他把房门开一看,到处是血,抬头一望,床上也是血,孩子不见了,狗在身边,满口也是血,主人发现这种情形,以为狗性发作,把孩子吃掉了,大怒之下,拿起刀来向著狗头一劈,把狗杀死了。

之后,忽然听到孩子的声音,又见他从床下爬了出来,於是抱起孩子;虽然身上有血,但并未受伤。

他很奇怪,不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再看看狗身,腿上的肉没有了,旁边有一只狼,口里还咬著狗的肉;狗救了小主人,却被主人误杀了,这真是天下最令人惊奇的误会。

注:误会的事,是人往往在不了解、无理智、无耐心、缺少思考、未能多方体谅对方,反省自己,感情极为冲动的情况之下所发生。

误会一开始,即一直只想到对方的千错万错;因此,会使误会越陷越深,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人对无知的动物小狗发生误会,尚且会有如此可怕严重的后果,这样人与人之间的误会,则其后果更是难以想像。

小狗待售
如果你想受人尊敬,那么首要的一点就是你得尊敬你自己。
——陀思妥耶夫斯基
一家宠物店老板在店门挂了张“小狗出售”的牌子。这种招牌通常很能吸引孩
童的眼光;不久后,果真有一个小男孩走进店里询问:“要多少钱才能买到小狗?”
老板回答:“从30元到50元不等。”
小男孩伸手到口袋,但掏出的只有些零钱,他说:“我只有二块三毛七,我能
看看小狗吗?”
老板微笑地点了点头,然后吹了一声口哨,这时从走道那端跑来一只狗妈妈,
后面跟了5只毛绒绒的初生小狗;前面4只跑起来像是会滚动的球,但最后一只却是
一破一跤地往前进。小男孩一眼就看到这只不良于行的小狗,他问道:“这只小狗
怎么啦?”
老板解释说,经过兽医检查,原来这只小狗后脚残缺,这辈子注定要当跛脚狗
了。小男孩听了之后兴奋异常:“我就要买这只小狗。”
老板开口了:“这只狗不必买,你若真想要,送你就好了。”
然而这话却使得小男孩十分不悦,他双眼直视着老板,语气坚定地说:“我不
要你送我,这只小狗和其他小狗一样值钱,我会付足价钱买下。我现在只能给你二
块三毛七,但以后每个月我会给你五毛,直到把钱付清。”
老板摆了摆手:“你何必买这只小狗呢?它又不能像其他小狗一样陪你跳,陪
你玩。”
这时小男孩弯下腰,啦起左边的裤管,露出严重的扭曲畸形的左腿,他能站着
全靠金属支架支撑。他抬头看看老板,轻声地说:“我自己也跑不快,这只小狗正
好有个同病相怜的主人。”
(丹·克啦克)
《平安度过风暴》

马戏团
一个好人生命中最珍贵的那一部分,就是他微小、默默无闻、不为人知的、发
自仁慈与爱的善行。
——威廉·渥兹涯斯
当我还是个少年的时候,父亲曾带着我排队买票看马戏。排了老半天,终于在
我们和票口之间只隔着一个家庭。 这个家庭让我印象深刻:他们有8个在12岁之下
的小孩。他们穿着便宜的衣服,看来虽然没有什么钱,但全身干干净净的,举止很
乖巧。排队时,他们两个两个成一排,手牵手跟在父母的身后。他们很兴奋地叽叽
喳喳谈论着小丑、象,今晚必是这些孩子们生活中最快乐的时刻了。
他们的父母神气地站在一排人的最前端,这个母亲挽着父亲的手,看着她的丈
夫,好像在说:“你真像个佩着光荣勋章的骑士。”而沐浴在骄傲中的他也微笑着,
凝视着他的妻子,好像在回答:“没错,我就是你说的那个样子。”
卖票女郎问这个父亲, 他要多少张票?他神气地回答:“请给我8张小孩的两
张大人的,我带全家看马戏。”
售票员开出了价格。
这人的妻子扭过头,把脸垂得低低的。这个父亲的嘴唇颤抖了,他倾身向前,
问:“你刚刚说是多少钱?”
售票员又报了一次价格。
这人的钱显然不够。
但他怎能转身告诉那8个兴致勃勃的小孩,他没有足够的钱带他们看马戏?
我的父亲目睹了一切。他悄悄地把手伸进口袋,把一张20元的钞票啦出来,让
它掉在地上(事实上,我们一点儿也不富有!)他又蹲下来,捡起钞票,拍拍那人
的肩膀,说:“对不起,先生,这是你口袋里掉出来的!”
这人当然知道原因。他并没有乞求任何人伸出援手,但深深地感激有人在他绝
望、心碎、困窘的时刻帮了忙。他直视着我父亲的眼睛,用双手握住我父亲的手,
把那张20元的钞票紧紧压在中间,他的嘴唇发抖着,泪水忽然滑落他的脸颊,答道:
“谢谢,谢谢您,先生,这对我和我的家庭意义重大。”
父亲和我回头跳上我们的车回家,那晚我并没有进去看马戏,但我们也没有徒
劳而返。
(丹·克啦克)

海中救援
只要愿意付出关爱,你身旁的世界便会明亮起来。
——艾伦·柯汉
几年前,在荷兰一个小渔村里,一个年轻男孩教会全世界懂得无私奉献的报偿。
由于整个村庄都靠渔业维生,自愿紧急救援队就成为重要的设置。在一个月黑
风高的晚上, 海上的暴风吹翻了一条渔船,在紧要关头,船员们发出了S·O·S的
信号。救援队的船长听到了警讯,村民们也都聚集在小镇广场中望着海港。当救援
的划艇与汹涌的海浪搏斗时,村民们也毫不懈怠地在海边举起灯笼,照亮他们回家
的路。
过了一个小时,救援船通过云雾再次出现,欢欣鼓舞的村民们跑上前去迎接。
当他们筋疲力尽地抵达沙滩后,自愿救援队的队长宣布,救援船无法载所有的人,
只得留下其中一个;再多装一个乘客,救援船就会翻覆,所有的人都活不了。
在忙乱中,队长要另一队自愿救援者去搭救最后留下的人。16岁的汉斯也应声
而出。他的母亲抓着他的手臂说:“求求你不要去,你的父亲10年前在船难中丧生,
你的哥哥保罗3个礼拜前才出海,现在音讯全无。汉斯,你是我惟一的依靠呀!”
汉斯回答:“妈,我必须去。如果每个人都说:‘我不能去,总有别人去!’
那会怎么样?妈,这是我的责任。当有人要求救授,我们就得轮流扮演我们的角色。”
汉斯吻了他的母亲,加入队友;消失在黑暗中。
又过了一个小时,对汉斯的母亲来说,比永久还久。最后,救援船驶过迷雾,
汉斯正站在船头。船长把手围成筒状,向汉斯叫道:“你找到留下来的那个人吗?”
汉斯高兴得大声回答:“有,我们找到他了。告诉我妈,他是我哥保罗!”
(丹·克啦克)

小小碎片
想被满溢的心所爱,自己必须知道怎样成为一个海绵。
——尼采
通常我的母亲会要求我把“精致瓷器”摆上餐桌。做过太多次,我也没问过母
亲为什么。我猜那不过是我母亲一时兴起叫我这样做。
有一天黄昏,我正在布置餐桌,一个邻居的妇人玛姬忽然来我们家。她敲了门,
因为母亲正忙着做菜,就叫她自己进来。玛姬进了我们的大厨房,看见餐桌布置得
这么雅致,发表了评论:“哦,我想你需要招待客人,我待会儿再来,你应该第一
个叫我来才是。”
“不,我很好,”我的母亲回答,“我们并没在等客人。”
“那么,”玛姬的表情显得相当困惑:“为什么你把最好的瓷器摆出来,我们
家每年只拿出来招待客人两次。”
我的母亲笑答:“因为我准备了我家人最喜欢吃的菜。如果你会为特别的客人
精心布置餐桌,为什么不为自己的家人也这样做?他们对我来说比任何我能想到的
人都特别。”
“是呀,可是你漂亮的瓷器可能会打破……”玛姬回答,她显然并不了解我的
母亲为何用这种方式来表示家人的重要性。
“哦。”我的母亲随口说。
“一些瓷器上的小瑕疵比起我们全家聚在餐桌享用这些可爱的碟子进餐,是微
不足道的。而且,”她的眼眨了眨,“每个瑕疵都有一个故事,不是吗?”她看着
玛姬,以为两个孩子都已长大的母亲应该懂得这些。
母亲走到橱柜旁,拿下一个盘子,并说:“看到这个缺口裂痕没有?这是我17
岁时发生的事,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母亲的声音在想起往事时变得更温柔了。
“某一年秋日,我哥哥们必须帮忙堆起当季最后的一堆干草,于是他们雇了一
个英俊高大的小伙子来帮忙。我的母亲叫我到母鸡窝里捡拾鲜蛋,那时我才看到新
来帮忙的人。我停下来看他把一大捆沉重的新鲜绿色干草扛到肩上,毫不费力地把
它们掷向干草堆中,看了好一会。我告诉你,他是个出色的男人:颀长,手腕细但
手非常有力,头发既多又亮。他一定也觉察到我在看他,因为当他把一捆草举到半
空中时,他微笑着转头停下来看我。他的帅劲简直难以形容。”她缓缓地说,以一
只手指抚过那个盘子,轻轻地叩着它。
“我想我的哥哥们挺喜欢他,所以才邀他和我们共进晚餐。当我大哥指定他坐
在我旁边时,我感觉自己差点死掉。你可以想象我有多羞涩,因为他曾看见我站在
那儿痴痴盯着他瞧,而我现在竟要坐他旁边!他的出现使我窘迫不堪,舌头打结,
只能低头看着桌子。”
忽然间妈想起她是在小女儿和邻居妇人面前说故事,她脸绯红了,飞快地将故
事收了尾——
“当他把盘子递给我要求我帮他盛东西时,我的手濡湿而颤抖。我拿起盘子时,
它滑了出去,撞上烘焙用的瓦盘,敲出了一个缺口。”
“哦,”玛姬一点儿也没被我母亲的故事感动,“它听起来像个我会企图忘却
的记忆。”
“相反的,”我母亲继续说:“一年后我就跟这个很棒的男人结婚了。直到今
天,我看见这个盘子时,我都会想起我初遇他的那一天。”她小心地把盘子放回橱
柜里——在其他的盘子后头,它有单独的空间。她看我正凝视着她,飞快地对我眨
眨眼。
她知道玛姬对她刚说的爱的故事毫无感觉,于是她又很快地拿下另一个盘子,
一个曾经碎裂又被一块一块拼回的盘子,在参差不齐的接合处还有胶水凝固的痕迹。
“这个盘子是在我们从医院把新生儿马克带回家那天打破的。”妈说,“那天
很冷, 风又大!我6岁的女儿想帮忙把它拿到洗碗槽时,把它掉到地上了。刚开始
我有点不高兴,但我告诉自己:‘只不过是盘子破了,我不会让一个破盘子影响我
们家欢迎新生儿的快乐。’我还记得,我们全家几次企图把它用胶水拼起来时是多
么有趣!”
我相信,关于那一套瓷器,我妈还有其他故事要说。
过了几天,我还是忘不了那个盘子。它一定很特别,不然我的母亲不会小心地
把它存放在其他盘子后面。对它的好奇心一直在我心中酝酿成一个小阴谋。
又过了几天,我的母亲到城里去买生活用品。和往常一样,我被指定在她不在
时照料其他的孩子。车子开走后的前10分钟,我做了每次她到城里去时我都会做的
事情。我跑到父母的卧室中(我被禁止这么做!)啦过椅子,打开衣柜最上层的抽
展,到处瞧瞧,这件事我已经做过很多次了。在抽屉的最后端,在好闻的柔软成人
衣物下面,有一个日本制造的珠宝盒。我把它拿出来,打开了它。在里头放着妈妈
最喜欢的姑妈——希儿达姑妈送给妈妈的红宝石项链;一对婚礼当日祖母送给母亲
的精致珍珠耳环;还有我母亲高雅的结婚项链,当她帮忙父亲做外头杂务时,她总
会把这项链摘下来。
由于我被这些昂贵的珍藏吸引了,我做了每个小女孩都会做的事:我试戴它们,
脑子里充满了对长大后的灿烂幻想,我想我会长成像母亲一样的美女,也会拥有这
些珍贵的宝物。我简直等不及长大,好支配完全属于我自己的抽屉,告诉别人:不
许碰!
这天我并没有幻想太久。我动了小木盒子盖上的红色毡布——它将珠宝和一小
块很平常的白色碎片隔了开来,对我而言,这看来毫无意义。我移开那块玻璃,把
碎片放在灯下小心地检查,且根据我的某种直觉,跑到厨房里,啦把椅子爬上去看
柜子里的那个盘子。就跟我猜想的一样。那块碎片——被小心翼翼地和母亲仅有的
3件宝物一起贮放的碎片, 果然属于那个她第一天看见我父亲打裂的盘子,和那个
缺口十分吻合。
我变聪明了,而且对这神圣的碎片充满敬意,小心地把它放回珠宝盒中,让那
块毡布保护它。现在我知道瓷器保存着母亲对家庭的爱的故事,但没有任何一个故
事比那个盘子的传奇更值得纪念。因为有了这个碎片之后才延伸出了一个又一个爱
的故事,现在已经进行到第五十三章:我的父母已经结婚53年了!
我的妹妹问母亲,未来她是否会把古董红宝石项链给她时,另一个妹妹声称要
祖母的珍珠耳环。我乐意把这些美丽的珍宝让给妹妹们。对我来说,我宁可拥有一
个非凡女子开始她非凡的爱情人生的纪念物。我宁愿要那块小小的瓷器碎片。
(贝蒂·B·杨丝)
Comment Feed Feed: http://www.design1314.cn/feed.asp?q=comment&id=526
Trackback Url Trackback: http://www.design1314.cn/trackback.asp?id=526&key=233defre2

引用 pzguzkuqqa*
[ 2013-01-19 05:41:36 ]
ooc8h7 <a href="http://guftwablnikj.com/">guftwablnikj</a>
引用 Yunelis*
[ 2013-01-18 08:24:22 ]
This atrlice is a home run, pure and simple!
1

Post Comment
用户名:   密码:  *游客发言不必输入密码. 现在注册? 验证码 * 请输入验证码
Smilies
[smile] [confused] [cool] [lh]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sad] [yes] [no] [heart] [star] [bad smile] [cry] [greedy] [haha] [money] [the_iron_man] [xixi] [hen] [ku] [leng] [dao] [ye] [yun] [god] [han] [xin] [lei] [he]
Enable UBB Codes Auto Convert URL Show Smilies Auto save Hidden Comment

+ 请遵守国家法律,请对自己的言论及行为负责。在注册用户前请详细阅读 用户注册协议
+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但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 注册用户
+ 百度知道让您学到更多有用的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