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冷沁如风 | Category: 心情私藏 | Views: 3850
2008-10-07 /

回家

Font Size: Large | Medium | Small
因为总是有话想说,或者是期待有人分享,所以才会选择用声音去记录下来的吧,而这样的倾诉如果只是单一的自言自语,那也许就丧失了语言本身的意义,因为事实上倾诉者本身也是一个倾听者,因为她在等待回应以便转交这个倾诉的角色,好让你或者他来继续这场倾诉。
说到这里忽然间想起一个刚刚认识不久的朋友,我记得在刚刚认识的时候问他是哪里人?他却告诉我,是火车到不了的地方,虽然这样的一个答案显而易见,可是多少感觉到一点沧桑的味道。我想,有很多很多的人注定是要一直走在路上的人,为家人、为自己,背负着简单的行囊。只是在受伤的时候,我们会想要回家;在孤独的时候,我们会想要回家;在丧失了勇气的时候,我们会想要回家。
我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不算是一个合格的倾诉者,因为自己往往弄不清楚情绪的来由和去处,所以我的听众常常也是一头雾水,只是今天做这样一个话题的初衷却是非常明显的,因为我只想要回家。可是家在哪里呢?是一个再也回不去的地方。家,就是回不去的地方。记忆当中的家究竟是什么样子,其实早已经很模糊了,可是至今仍然会记得高三的时候在潮湿的小房间熬夜苦读的情景,在那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各种原由实在也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明白的,也不希望那样一个冗长的故事会成为自己记忆的负担,只是今天请允许我用第一人称的身份来讲述你或者他的故事。
其实所有的悲伤总会留下一丝快乐的线索,而所有的遗憾也总会留下一处最完美的角落。所以,请不要害怕,至少我们可以在成长的旅途中学会勇敢。
当一个孩子抬起头仰望天空的时候,他并不想寻找什么,他只是寂寞。
当一个孩子背起行囊神情疲惫的时候,他并不想拥有什么,他只想回家。
我是个流浪的孩子。有时候我想,如果有一天人们问我家在哪儿时我该怎样回答,是不是可以像彼得潘那样,垂着眼睛说靠右边的第二个路口,然后一直朝前走,直到天亮为止。我想彼得那样说的时候心里一定是很幸福的,因为他是那样确定只要他一直走一直走就可以走到家了。可我不能,我说过我是一个流浪的孩子,流浪的意思大概就是说无论我怎样努力都是走不到家的。
在我二十岁的时候终于找到一个最不可辩驳的理由独自远走异地。望着车窗外昏黄的灯光把父母苍老的影子时而拉长,时而压短,然后干干净净的消失。他们都是那样坚强而又善良的人,历经沧桑,展转轮回,到了最后还要强颜欢笑的纵容他们唯一的孩子就那样头也不回的走掉。我想我是注定要为这种宽容与爱背负一生的,无论如何。
列车开始启动的时候有一阵轻微而又短暂的昏眩,局促地侵占我所有的思想与情感,然后瞬间即逝,不留痕迹。我轻轻的用手指触摸着车窗上渐渐凝聚积而成的水滴,感受着那种冰凉与真实。可以什么也不做,只是安静的看着这个熟悉而温暖的城市在自己错综混乱的视线中缓缓的流淌过去,最后终于只剩下夜雨苍茫的大地和一条不知去向的铁轨。始终无法理解单调固执的如铁轨一样的事物,居然可以承载我宿命般游离不定的灵魂的去处。
就这样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有陌生的人群、陌生的阳光、陌生的气息、陌生的笑容。我想那样很好,很好。学校建在离城区很远的郊区,每次挤上破旧的公车都忍不住要望窗外残败的风景。我是个喜欢风景的人,即使在某个根本没有风景的地方。每天早晨在异乡不可辨认的气息中醒来,窗台上的仙人掌还是那样剑拔弩张地活着,它们是最不需要照顾的生命,简单的生命,简单的要求,简单的只是活着。
我的枫杨树老家沉没多年,
我们逃亡到此,
便是流浪的黑鱼,
回归的路途永远迷失。
这是苏童的话,我想象着那个目光锐利、笑容明媚的男人在荒芜的迷途上流连不止的样子。他说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拥有了整个世界,而有时候发现自己其实一无所有。苏童是南方暖昧颓靡的气息所浇灌出来的一株邪艳的植物,如此凛冽,如此漂泊。因此我相信即使是像他那样情感精致的男人也是无法停留的。正因为无法停留,所以只能一直朝前走,直到无路可走。
很久以前,我也是个笑容干净的孩子,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会想象着阳光倾泻的沙滩和头顶轻轻掠过的海鸟。我知道如果心里隐藏着一些眼泪只有在背离阳光的时候它才能自由地流动,我也知道当眼泪无处可流的时候,人类已经老了。曾经烟花般绚烂的梦想和生命就会像落在泥土里的夏日阵雨一样,悄然逝去,了无痕迹。
我们都老了吗?像杜拉斯一样在幻想与邪恶的十八岁开始苍老。想起《情人》里那个戴尼帽的小姑娘,伫立在泥泞的河水的闪光中,孤零零地站在渡船的甲板上,臂肘支在船舷上,纤弱而光洁的力量。那顶浅红色的男帽构成了全部的景色。我想如果她当时能够隐约感觉到一丝丝不成体统的尴尬的话,就会很不幸,因为那说明她已经老了。我一定不能容许美好的东西那样迅速的老去,它可以像烟花那样瞬间即逝,不留痕迹的消失,可它不能在我眼前变老,一定不能。
我是个流浪的孩子。多年以前从家中卧室打开的窗户中逃离,过上了梦想中独自漂泊的生活。然后在多年以后当我厌倦了那种鸽子一样盲目而孤寂的飞行时,却早已找不到回家的路。或许就是象彼得一样,回到家的时候才发现窗户已经关得很好,床上睡的是另一张陌生而乖巧的小面孔。人们是那样的遗忘了他,原来没有了他的世界还是那么的安然无恙。就是像彼得那样骄傲的孩子所不能原谅的,是像我这样头脑简单的孩子所不能理解的。詹姆斯·巴里说,孩子是最没心肝的东西,他们说走就走,在外面无牵无挂的玩耍。不过他们又是那样纯洁可爱,当需要照顾的时候,照例又跑回家来,而且理所当然地认为不会受到惩罚,而是受到欢迎。其实那样说孩子是不公平的,他们离开,是因为他们无法忍受,他们的世界像童话一样干净纯洁当然也会有一些淡淡的忧伤。孩子的忧伤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就像在深海中冷暖自知的鱼儿一样不曾对话,他们只是沉默,然后成长。
正如圣埃克苏佩里所说,孩子们应该原谅大人。的确。
我不记得在我的生命中除了父母无穷无尽的疼爱之外还有谁给过我那样质朴无华不可亵渎的亲情。从小我就是一个感情单一的孩子,我知道人们不应该要求太多,学会满足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大人们始终都忙得无法像孩子一样给各种各样的感情分门别类,因此也无法像孩子一样斤斤计较。这是他们成熟的一面。然后还有那么一些人逃脱不了繁华落尽后的归途茫茫无限沧桑。那么多的英雄豪杰踌躇满怀的走向青城山,走向蝴蝶谷,走向冰火岛,走向他们各自的宿命,可最后梁朝伟还是在张曼玉残剑飞雪的利刃中绝望地倒下来,他的血就那样一点一点地晕染开去,一个固执而又虚弱的声音被一阵阵苍茫无助的寒风吹落得飘零四处。他说,带我回家。
带我回家。
想起三毛的《一九九零年》:
让我说给你听吧
但愿,醒来已不在这个世界
去了去了
不带一支发卡
明天的星星
不是挂在这一边
让我再说给你听吧
从来,知路的鸟儿从不迷航
去吧去吧
不要带任何心情
明天的星星
四面八方
一直在想,智慧敏感有如三毛这样的女人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寂寞的人了。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明明知道没有什么所谓的救世主,却还是那样固执地的选择走一条举世皆醉我独醒的不归路。这是一种很可笑的清醒,很悲哀的执着。当我终于理解了那种比绚烂烟花更寂寞的生活时却还是不能习惯人们眼中苍凉的风景。
第一次喜欢盯着鸽子灰褐色的眼睛发呆是在看了陈丹燕的《一个女孩》以后,那个喜欢墓地,喜欢注意那些墓碑上人们出生与去世的日子中间隔着的短短一道线的女子,听她说自己常常会做恶梦,醒来的时候,总是在夜里很黑的时候。我不知道等我老了或者说足够大了以后,会不会也能够像她那般诚实而又冷静的叙述曾经过往的美丽与不幸。在栀子花开得遍地纯白的季节里,女孩依然沉湎与欣赏鸽子眼中荒凉迷乱的风景。她只想让鸽子知道,她是一个流浪的孩子。(音乐:张惠妹 *勇敢)
那么多漂泊的理由,永远无法停留在某个角落,安静的老去,甚至死去。所以在寝室的窗台上摆满了一盆盆植物,在无数个没有阳光的日子里,看它们依然安然无恙地停留在原处,不屈不饶地活着。想到一部曾经看过的电影,杀手莱昂和流浪女孩以及他们永远带在身边的一盆植物。很血腥很暴力的画面,而留下来的竟是满目晕眩的温情。娜塔莉·波曼是个浑身上下散发着某中粗糙的诱惑的女孩,在莱昂寒冷的拒绝的沉默中,她安静地问,人生那么苦,还是只有童年苦。画面上的她一身绿色的旧夹克,黑色的项圈,永远凌乱的头发,嘴里叼着劣质的香烟,裸露着小腿坐在楼梯护栏旁边,双腿不羁的晃荡声添满了整个世界的荒芜。我不知道那盆在硝烟中依然鲜活的植物最终将会如何适应那片陌生而宁静的土地,没有了莱昂,没有了逃亡,有的只是满世界凄美的阳光。
或许人们只能让自己生活在眩目的阳光下才能够逃避一切罪恶与不幸。然后在阳光到来之前的一个个晦涩的阴天里,我们只能四处漂泊,无法停留。因为摆在眼前的去路何其简单,就像是南方雨季里初长的植物一样,要么华丽盛开,要么颓靡衰败。
彼得最终没有阻止温蒂回家,或许就是像他这样任性自我得一塌糊涂的孩子也会知道人们需要回家。就是这么简单而已。彼得是个善良的孩子,善良得含蓄因而更让人心疼。所以我曾一度在自己心里埋怨过童话作家的吝啬,为什么不让他回家,像温蒂一样,像所有流浪的孩子一样,在他们想家的时候,可以看到卧室敞开的窗户,还有妈妈温柔得像水一样的眼睛里不时流露出来的甜蜜的忧伤。像童年时代辗转翻阅的童话书的封面一样,经过了反复的拨弄却依然精致得不留一丝褶皱。
毕竟他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毕竟我们都只是孩子而已。有着时而明媚动人时而狰狞邪恶的笑容,以及时而冰天雪地时而消融万物的玻璃做的心情。
Comment Feed Feed: http://www.design1314.cn/feed.asp?q=comment&id=174
Trackback Url Trackback: http://www.design1314.cn/trackback.asp?id=174&key=233defre2

引用 Dragan*
[ 2012-08-09 09:29:28 ]
This piece was a lifejacket that saved me from dorwning.
1

Post Comment
用户名:   密码:  *游客发言不必输入密码. 现在注册? 验证码 * 请输入验证码
Smilies
[smile] [confused] [cool] [lh]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sad] [yes] [no] [heart] [star] [bad smile] [cry] [greedy] [haha] [money] [the_iron_man] [xixi] [hen] [ku] [leng] [dao] [ye] [yun] [god] [han] [xin] [lei] [he]
Enable UBB Codes Auto Convert URL Show Smilies Auto save Hidden Comment

+ 请遵守国家法律,请对自己的言论及行为负责。在注册用户前请详细阅读 用户注册协议
+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但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 注册用户
+ 百度知道让您学到更多有用的知识,